P1030644.JPG


這次的東京行,五味雜陳。

出發前,期待不已。想要雪拼的食物清單羅列一大張,白米醬油明太子香鬆小魚干綠茶粉﹔還要去藥粧店,東急手創, SNOOPY LAND, 代官山跟六本木之丘。看看自己開的 Wish List...OMG,我真是個超大隱性哈日族(外加家庭主婦雪拼狂)。這個久違的因出差而感到雀躍的心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東京的擁擠加上日本的食物還有不用怎麼學就看得懂的漢字五十音,讓人覺得離家很近?

飛機降落在成田機場,踏上機場巴士向東京市區駛去。上次來東京是什麼時候的事?2002年吧。東京街道似乎不復記憶中的乾淨整潔,櫥窗內的蛋糕麵包看上去也不是那麼垂涎欲滴,一碗八百日圓的拉麵好像也不再那麼咋舌昂貴。台場的摩天輪仍是地標,品川車站前的人潮車潮還是川流不息,只不過,我們,已經不是七年前的我們。那人事已非的感傷,比歲月催人老更令人難以承受。很想念年輕時後的我們,那與友人共渡熱海一泊二食的深深滿足感,想念那份單純。

DSC00219.JPGDSC00330.JPG

日本人的拘謹多禮,讓身為講師的我們在Training過程中,非常挫敗。站在台上連講三天,台下同事們呆若木雞﹔簡單的Yes/No問題,花了五分鐘逼在場的每個人都要回答,還是有人堅持不舉手不表態﹔忽然了解以前不回答老師問題有多麼大不敬。一位在日本待了六年的外國籍同事說,要日本人當眾說NO是Mission Impossible! 老闆交代的事情,不管有聽沒有懂,辦得到辦不到,一律先說 HaiHaiHai。 請所有與會者簡短自我介紹,來自同部門的男性主管甲,自作主張的也一道介紹了他的女性同事乙﹔乙明明聽得懂英文,甲還是幾乎整場對著乙作即席口譯。甲怎麼那麼的自以為是那麼沙文,而乙怎麼又那麼甘於無聲呢?

日本同事A與德國同事B真是對比鮮明。B皺了一個眉,A便緊張兮兮,擔心自己說錯話問錯問題,還是地主當得不夠稱職,招待不周。A說懷念幾個月前去慕尼黑吃的德國豬酒香腸啤酒,什麼都好吃﹔B說日本人真詭異,烤秋刀魚整條上桌,內臟魚刺也沒先清理,這在德國沒有人敢賣敢吃。

文化這東西,東西之間差異真的很大。 我有幸,能體會,能看見。 

創作者介紹

台勞@慕尼黑

fangfangno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